<address id="zjxtb"></address>
    <address id="zjxtb"><address id="zjxtb"><listing id="zjxtb"></listing></address></address>

          <sub id="zjxtb"><listing id="zjxtb"></listing></sub>
          <form id="zjxtb"></form>

          <address id="zjxtb"></address>

          <noframes id="zjxtb">
          <address id="zjxtb"><address id="zjxtb"></address></address>

          隨遷子女就讀地高考路還有多遠?

          發布日期:2012-12-14 來源: 人民日報
          【字體: 打印

           
            多年來,進城務工人員隨遷子女上學問題一直是社會關注的熱點。經過社會各界特別是流入地政府的不懈努力,進城務工人員隨遷子女接受義務教育的狀況有了巨大進步,入學機會明顯增多,就學條件顯著改善。但是,在完成義務教育之后不能在當地參加升學考試,又成為困擾進城務工人員的突出問題。前不久,國務院辦公廳轉發教育部等四部委關于進城務工人員隨遷子女接受義務教育后在當地參加升學考試的文件,體現了黨和政府堅持以人為本、促進教育公平的原則和對廣大進城務工人員及其隨遷子女的關愛。

            本版今天刊發相關報道和言論,與社會各界共同關注和研究這一課題;同時希望各地在制定相關政策時,摸清情況,整合資源,把“進城務工人員隨遷子女接受義務教育后在當地參加升學考試”的政策真正落到實處,使之成為真正的惠民之舉。


            ——編 者


            10月8日,包括著名法學家郭道暉和北京大學(微博)法學院教授張千帆在內的30位專家學者聯名簽署了《進城務工人員隨遷子女在就讀地參加升學考試的建議方案》,并向國務院、教育部及各省市教育部門遞交。

            方案中提到以隨遷子女就學年限作為認定“異地高考”資格的主要條件,對進城務工人員的資格認定,應當和隨遷子女就學年限基本接軌,不應顯著高于隨遷子女的就學年限要求等。

            這個方案緣起于今年8月底教育部等四部委出臺的《關于做好進城務工人員隨遷子女接受義務教育后在當地參加升學考試工作的意見》,以及教育部部長袁貴仁隨后提出的,除了對家長(微博)、學生和城市等限定條件分別提出要求外,將準入門檻交由地方政府因地制宜具體制定。

            目前,各省正在結合當地實際情況緊鑼密鼓地制定具體方案,很多人對這些方案翹首期盼:這些方案是否能回應人民群眾的訴求?隨遷子女就讀地參加高考,路究竟還有多遠?

           

          現實之問——

            解決隨遷子女就地高考問題到底有多緊迫?

            吳女士是北京某教育網站的編輯,老家在山東,已經來京工作15年。兒子昊昊在北京出生,從幼兒園開始就在北京上學,現在讀小學六年級,除了戶籍卡上的地址,他和班里的北京同學幾乎沒什么區別。

            從孩子出生的那一天,吳女士就開始考慮孩子未來的教育問題。值得慶幸的是,2003年國家出臺文件,允許隨遷子女在當地進行義務教育,吳女士一家特別高興。

            但按照教育部的規定,“高考考生必須在戶口所在省(區、市)參加高考,并到當地招生委員會指定的地點報名”。這就意味著,昊昊可以在北京上小學、初中,甚至是高中,但高考時還是要被打回原籍。

            對于昊昊來說,他面臨的現實難題是,現在全國有半數以上省份進行高考自主命題,遷入地與流出地高中使用的課本、高考科目可能都不相同。如果他都要回原籍參加高考,就會面臨在求學地考試內容不同于戶籍所在地所學內容的尷尬。

            在北京,乃至在全國,昊昊并不是特例。據統計,在北京讀小學、初中的隨遷子女有近48萬,相當于本市戶籍同齡學生的半數,其他人口流入地區也面臨同樣的問題。另據調查,目前,我國以農民工為主體的流動人口規模已超過兩億人,有近千萬農民工隨遷子女分布在不同城市的中小學就讀。

            根據國家“十二五”規劃,我國城鎮化率將由現在的47.5%提高到51.5%,對此,有專家指出,這就意味著今后5年大概會有6000萬人從農村轉移到城市,更多的流動兒童和留守兒童可能隨時轉化為隨遷子女。

            還有專家指出,近幾年集中凸顯的隨遷子女就地高考的問題是源于2003年出臺的允許隨遷子女在當地進行義務教育的相關文件。從2003年至今,近10年的時間過去,當時就地接受義務教育的孩子正面臨或者即將面臨高考。從這個角度看,目前集中顯現的隨遷子女就地高考問題,其出現或為必然。
          政策之問——

            多高的“門檻”最為合適?

            9月6日,袁貴仁在國新辦新聞發布會上表示,制定隨遷子女高考政策要有條件準入,包括考生父母當地就業,考生有當地學籍等。

            對此,一些外來務工人員表示,部分條件還是略顯“苛刻”,比如針對“家長在地方要有穩定的工作,有穩定的住所,有穩定的收入,并且交了各種保險,你是這個地方的常住人口,盡管你不是戶籍人口?!痹诒本╉樍x區某工廠上班的張先生反映,他和妻子5年前來北京打工,8歲的女兒在附近的一所農民工子弟學校上小學?!拔覀儍扇艘粋€月加起來的工資不到5000塊錢,除去房租、飯錢和其他一些必要的開銷,再給家里老人寄點兒生活費,哪里還有錢交保險?攢下的錢也是想給孩子交高中和大學的學費的?!?/span>

            張先生的苦惱也具有普遍的代表性。對此,在去年10月26日,北京大學教授張千帆、中國法學會教授郭道暉、清華大學(微博)法學院教授何海波等專家曾聯名建議,將高考報名條件改為考生的學籍所在地,并實行全國統一高考,同時呼吁取消大學招生的地域歧視。

            但是,有專家對此提出質疑,認為完全的準入與開放也同樣會帶來諸多問題。如“很多農民工甚至非農民工家庭,考慮到子女教育問題,有可能會舉家遷徙,從而造成流入地生源的急劇增長和流出地生源的持續下降,影響流入地社會就業和穩定”;也有學者擔心,當前利用省際錄取分數線的差異獲得更多錄取機會的高考移民(微博)現象已經頻頻發生,如果無條件放開限制,有異地居住條件的家長更是會趨之若鶩,大城市人口爆炸又會引發新的不公平,新形式的高考移民現象也將很難避免。

            對于北京、上海、廣州這樣的外來人口集中流入的地區來說,當地的“原住居民們”則擔心“伴隨著隨遷子女的涌入,本地考生的升學利益會不會受到影響。是否會因為增加了大量隨遷子女共同參與高考競爭,而提升了本地生源的高考難度”。

            有學者還建議盡量不要用經濟條件作為門檻,而是“嘗試以學籍管理代替戶籍管理,在條件成熟的地方可以規定學生在其居住地上學五年以上者,就在居住地參加高考。同時應用計算機和互聯網,使學生的學籍管理網絡化,明確學生在哪里上的小學,在哪里上的初中,從而為學生在哪里參加高考提供直觀的依據?!?/span>

            綜合各方專家觀點,我們看到,隨遷子女能否在當地參加高考,已不是單純的教育問題,它涉及城市管理、社會保障、戶籍制度、外來人口與本地居民教育資源配置、招生考試制度改革等諸多復雜問題,既有關于城市承載能力問題,又牽涉利益的重新分配,牽一發而動全身。
          結果之問——

            即將出臺的各地方案是否將引發新的爭議?

            根據《關于做好進城務工人員隨遷子女接受義務教育后在當地參加升學考試工作的意見》,“各地有關隨遷子女升學考試的方案原則上應于2012年年底前出臺?!?/span>

            有學者對此提出異議,他們呼吁教育部不能把隨遷子女就地高考的時間表和附加條件的制定權限交由地方。很多學者表示,他們擔心各省教育主管部門受地方保護主義壓力,很難制定公平政策,并且全國各省份的步調不一,會造成不必要的混亂。

            還有的學者提出這樣的觀點:如果教育部的政策不夠到位并缺乏明確的強制執行力,有的地方可能會過多保護既得利益,對取消高考戶籍限制設定苛刻條件,無限期拖延開放時間,使得這一問題遲遲得不到解決,無法及時回應人民群眾的期盼。

            我們看到,30位專家學者聯名簽署的《進城務工人員隨遷子女在就讀地參加升學考試的建議方案》中也特別提到,“異地高考”政策的目標應當是保護隨遷子女的平等受教育權,有關資格認定也應該緊緊圍繞隨遷子女在當地考試和錄取的需要,而不是其父母的工作性質、收入、住房等非直接相關條件。

            令人欣喜的是,就在9月6日,《關于做好進城務工人員隨遷子女接受義務教育后在當地參加升學考試工作的意見》公布幾日之后,教育部便召開座談會,邀請北京、上海、廣東、福建、山東、湖北、黑龍江、安徽、云南等9個省(市)有關方面負責同志研討“異地高考”政策。

            距離年底還有兩個多月的時間,在這兩個月的時間內,各地政府正在緊鑼密鼓,抓緊商討方案細則。如何保證新政策惠及更多的隨遷子女?如何避免出現新的教育不公平?如何在高中和大學里實現教育均衡?這都是各地方案必須回答的問題。

            “異地高考”,“細則”決定成敗 

            “千呼萬喚始出來,猶抱琵琶半遮面”。對于“進城務工人員隨遷子女接受義務教育后在當地參加升學考試”政策即“異地高考”,人們盼了很久,等了很久,如今中央有關部門的文件終于出臺了。山東省決定,從2014年起穩步推進高??荚囌猩贫雀母?,規定:凡在山東省高中段有完整學習經歷的非戶籍考生均可在山東就地(所就學的高中段學校所在地)報名參加高考,并與山東省考生享受同等的錄取政策;福建省教育廳發出消息,從2014年起,凡在福建高中有3年完整學習經歷的非戶籍考生,可在福建就地報名參加普通高考;廣東省也明確規定,在2014年前將試行異地務工人員子女在輸入地就讀學校參加中考(微博)、高考,探索省內高職高專院校接受外省戶籍考生的入學申請?! ‰S著經濟社會發展特別是城市化進程的加快,由于種種歷史原因形成的、與戶籍緊緊捆綁的高考制度越來越凸顯弊端。大多數進城務工人員隨遷子女在孩提時代就跟隨父母進了城,在城市里上幼兒園、小學、初中,可是,義務教育之后就犯了難,上高中何去何從成了全家人的心病,因為他們必須回到戶籍所在地參加高考,這是他們人生中難以逾越的一道檻。許多人認為,戶籍制度是導致教育不公的根本原因,“異地高考”能夠突破戶籍制度的桎梏,有效促進教育公平。人民網的調查結果顯示,有48%的網友認可這一觀點,支持“異地高考”改革。

            各地有關“異地高考”的政策將在2012年年底前出臺,但是,各地究竟會做出什么樣的具體規定、關于“異地高考”的“細則”到底是什么內容,在政策出臺之前仍然是個“謎”。特別是對于參加“異地高考”資格的規定,也就是所謂的“門檻”會有多高,更是人們關注的焦點。從目前已經出臺具體規定的山東、福建來看,門檻并不算高,符合條件的學生不在少數;然而,人們普遍認為,這兩省教育比較發達,歷年來的高考分數線一直高于大多數省份,對外省考生吸引力不大。因此,這兩省的“異地高考”政策不具有代表性和普遍性。其它省份是否會借鑒他們的做法,是否也會把政策放得較寬,許多人對此似乎并不樂觀。

            盡管說制定“異地高考”的具體政策應當因地制宜,不能搞“一刀切”;盡管說“異地高考”的細則應當兼顧各方利益,特別是流入地學生的利益,力求多方共贏;但是,各地的具體政策必須堅持以人為本,促進教育公平,切實保障進城務工人員隨遷子女受教育的權利和入學機會。如果以“因地制宜”為借口,把“異地高考”的門檻設得太高,把條件規定得太苛刻,就會使眾多的隨遷子女望而卻步,使“異地高考”變成少數人的福利,使惠民政策變成“拼爹游戲”,這不僅違背政策宗旨,而且會損害教育公平。常言道,細節決定成敗。對于“異地高考”而言,“細則”即是原則,將直接影響改革的成效,決不可小覷。

           

          附件:

          電腦版|移動版

          版權所有?海南省教育廳 主辦:海南省教育廳辦公室

          辦公地址:海南省??谑袊d大道海南省政府辦公大樓四樓

          郵政編碼:570204瓊ICP備05000041

          公安機關備案號46010602000014網站標識碼4600000042

          亚洲国产精品一区二区第一页
          <address id="zjxtb"></address>
            <address id="zjxtb"><address id="zjxtb"><listing id="zjxtb"></listing></address></address>

                  <sub id="zjxtb"><listing id="zjxtb"></listing></sub>
                  <form id="zjxtb"></form>

                  <address id="zjxtb"></address>

                  <noframes id="zjxtb">
                  <address id="zjxtb"><address id="zjxtb"></address></address>